在同喜班阶段,班长就按照我的建议打印了班级自检表给大家填写,然而没过多久就不了了之,表格被放在角落没人再看。到底班级自检有没有必要呢?我重新反思了这个问题,找到了问题根源,这和我的重视程度有很大关系。

辅导员的态度是关键。如果辅导员不推动,班委估计也没有兴趣做,因为工作量不少,而且还会触动到一些修学进步缓慢的师兄的自尊心。不做的理由可以找出很多:因缘不具足,以后再做啦!不做我们也挺好的,我们班有问题吗?干嘛搞这个东西?不要给压力,师兄们会生退心的,等等。但我依然认为自检是很有必要的,理由有三:

首先,避免活在感觉中。如果没有自检,可能会自我感觉良好,落入凡夫心陷阱而不自知。修行最重要的就是学会检讨自己,但在一派和谐气氛中,并不会有人指出你的问题,尤其是辅导员和班委的问题。但没人指出问题并不等于没问题,只是掩盖起来而已,一旦时间久了,小问题就会变成大问题,乃至于大规模爆发。

据我观察,一旦班委不开会,辅导员对班级事务不干预,班级很容易变得松散。相反,如果能每周定期检讨,那么问题就能在萌芽阶段被扼杀。但我们要是活在自我感觉中,怎么能看到自己的问题呢?这就需要有自检,通过自检数据看到班级修学状态,是往上往下还是平稳?并且通过数据可以了解到个别师兄的修学情况,及时给予帮助。否则,等这些师兄彻底不来,我们再去给予关注和帮助就晚了。

其次,班级成长需要目标。我们总说要把班级建设好,那么标准到底是什么?如果标准不明确,可能又会落入感觉中。辅导员看到班级师兄自以为是,自我感觉良好时,要怎么给予提醒?怎么给予正确引导才能让班级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?这都需要有清晰准确的目标,班级自检就给了这么一个目标。

班委换届时,我会请老班委依模式进行工作总结和检讨,同时请新班委规划未来一年的工作。这些不是随便拍脑袋想出来的,而是围绕自检标准,围绕模式制度,慈善做什么,传灯做什么,各个班委做什么,都要有清晰的指引。班级逐步达到“自觉,独立,自我优化,自我裂变”,也需要系统、次第地进行,而不是一步登天。

最后,落实的关键中还要克服心理障碍。辅导员带班可能会有各种顾虑,我也有过。但我会问自己:为什么有顾虑?是不是对结果有设定和期待?都还没做,就担心这担心那,是不是想太多了?在实践过程中,有时确实也会遇到一些阻碍,我的做法是多理解师兄们的接受程度,观因缘,看有哪些是目前能做的,哪些大家还不接受的则先放一下。但放下不等于放弃,后面再找机会推动即可。

同喜班三个月时,我想推动大家做定课,当时就遇到一位师兄激烈反对,不肯报数,那就先不报吧。但暗地里,我依然推动其他师兄不报数也做定课,大部分师兄都做了。隔了半年,又有机会推动定课,这次之前反对的师兄却表现得很积极,主动要求报定课,请求大家监督。由此可见,每一位师兄都是可以自觉成长的,时机不到,我们可以等,但是不能放弃,致标准于不顾。

知道标准,做不到是一回事,无视标准不执行又是另一回事。一方面要做到不用标准强行要求大家,避免引起矛盾;另一方面又要尊重标准,让每一个人都知道标准,努力往这个方向努力。这对辅导员是一个不小的要求,但我觉得是可以做到的。如何平衡发展,让班级不紧不松地平稳成长,辅导员的引导不可忽视。作为辅导员,不能因困难而退缩,不能因麻烦而不执行,要对师兄们有信心。

我始终相信,每一位师兄都能做得到的;我始终相信,班级能自觉、独立成长;我始终相信,导师的施设是对的。坚持标准化、模式化带班,而非一味顺从个人想法,这才是辅导员应该做的。